爱AI工具库,国内AIGC产品探索者分享平台
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

OpenAI 陷史上最大危机:阿尔特曼否认霸王条款急推背锅侠,网友称其撒谎成性

爱AI工具库 2024-05-24
9

【新智元导读】这几天的 OpenAI,已经是乱成一锅粥了!GPT-4o「偷」寡姐声音的事儿还没完,外媒又曝出了 OpenAI 的内部信,证明员工确实面临失去股权的风险。不可思议的是,文件上明明有 Altman 的签名,他却矢口否认:我完全不知道有这事啊。OpenAI 的宫斗后续,还没完。之前的说法是,未签署离职文件的前员工,会面临失去股权的风险。就在刚刚,外媒 Vox 曝出,OpenAI 领导层表示,自己完全不知道这回事啊!然而,OpenAI 的相关文件上,却赫然出现了他们的签名。深入调查下去,整件事都是重重迷雾。NYU 教授马库斯趁机内涵道:咦,这就奇怪了。「我们并不想让 GPT-4o 的声音像寡姐;我们并不知道离职协议中的内容;我们并不知道 Open 意味着开放;我们不确定 Sora 是否在 YouTube 上接受过训练…… 全是废话啊。」越来越多的人表示,Sam Altman 和其他 OpenAI 领导层的行为越来越令人不安了,我们绝对不希望这些人成为手掌 AGI 大权的人!「这件事再一次证明了:Altman 撒谎就像呼吸一样。」总之,如今 OpenAI 的公众信誉,正在摇摇欲坠。最近的一连串事件,也是让 OpenAI 的法务和公关团队一个头两个大,彻底麻了。Altman 匆忙澄清:我没有,我不是上周,整个科技圈都被这条消息刷屏了 ——如果 OpenAI 员工在离职时拒绝签署要求严苛的协议,无法保证永不批评 OpenAI,那他们可能就会失去已有的 OpenAI 股权。消息一曝出,OpenAI 内部已经炸了。要知道,跟很多硅谷初创公司一样,OpenAI 员工主要的薪酬奖励就来自于股权。以前,他们一直以为按照合同中规定的时间表,这些股权必定是自己的,就像公司不会收回已经发出去的工资一样。现在看来,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!眼看群情激愤就要压不住了,Altman 急忙开展危机公关。在第二天,他紧急发布了一份道歉声明 ——我们从未收回任何人的归属股权。即使员工不签署离职协议(或不同意非贬低条款),我们也不会这样做。归属股权就是归属股权,就是这样。以前的离职文件中,确实会有关于潜在股权取消的条款;事实是,我们从未收回过任何股权,但即便如此,这种条款也不应该出现在任何文件或对话中。这是我的责任,也是我在运营 OpenAI 时少数几次真正感到尴尬的时刻之一;我不知道这件事在发生,我应该知道的。总之就是一句话:我不知道我们有威胁股权的条款;以后也绝不会这样做。背锅侠出场随后,Vox 扒出来 OpenAI 高管给员工的内部消息。OpenAI 首席战略官 Jason Kwon 承认,此条款自 2019 年以来一直存在,但「团队大约一个月前发现了这一点。它存在这么久才被发现,是我的责任。」可即使两大高管纷纷出来危机公关,整件事也显得非常诡异 —— 曝出来的离职协议上,明明就有 Altman 和 Kwon 的签名啊。离职信里明确写道:「如果你有任何归属股权…… 你需要在 60 天内签署放弃索赔协议,以保留这些股权。」这封信由 Kwon 和 OpenAI 的前人事副总裁 Diane Yoon 签署,后者在最近也离开了 OpenAI。另一份已归属股权的协议,由 COO Brad Lightcap 签署。与此同时,更多的内部协议纷纷被曝出了!这些文件显示,OpenAI 几乎拥有所有权利,可以任意将股权从前员工那里收回,或者阻止他们出售股权。签署这些文件的,正是 Sam Altman。签署日期为 2023 年 4 月 10 日。这就奇怪了。Vox 打破砂锅问到底,追问 OpenAI:既然 Altman 不知情,这些条款怎么会进入公司文件?Kwon 是这样给 Vox 解释的 ——「非常抱歉,我们给为公司辛勤工作的员工带来了困扰。我们一直在努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。我们将更加努力,做得更好。」如今,这件事的风波愈演愈烈,丝毫没有息事宁人的意思。毕竟,这件事的影响绝不仅限于金钱上。作为全世界最显眼、最具影响力的 AI 公司之一,OpenAI 的宗旨是「确保 AGI 造福全人类」。AGI 会给全世界带来什么?这需要巨大的公众信任和透明度。如果 OpenAI 的员工为了自由地提出批评,都不得不冒着巨大的财务风险,那 OpenAI 还是一个值得信任的公司吗?Sam Altman 还是一个值得信任的 CEO 吗?「OpenAI 高级领导层的更多谎言会被曝光的」7 天签下「霸王条款」,拒签者禁售股票在泄露给 Vox 的数百页文件中,一种惯例的做法逐渐浮现出来 ——OpenAI 让前员工签署严格的非贬低条款和保密协议,不仅涉及威胁取消其股权,还包括了更多的内容。在 Vox 审查的两个案例中,OpenAI 发给离职员工一份冗长且复杂的终止文件,需要在七天之内签署完毕。这意味着,前员工仅有一周的时间,去决定是否接受 OpenAI 的「封口费」,否则就会失去数百万美元股权。对于这样重要的决定来说,OpenAI 也是看准了,短短 7 天时间,要走的人根本没有机会寻求外部律师的帮助。当今年春天离职的前员工,要求额外 2-3 周的时间寻求法律援助并审查文件时,却遭到了 OpenAI 的强烈反对。「The General Release and Separation Agreement」(概括性索偿弃权书和离职协议)需要你在 7 天内签署。我们希望确保你明白,如果你不签署,这可能会影响你的股权。这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,我们只是按规章办事」。Vox 爆料作者与 4 位就业和劳动法专家进行了交谈,了解终止协议及其相关行为是否确实符合「按规章办事」或行业标准。加利福尼亚就业法律师 Chambord Benton-Hayes 在一封电子邮件的声明中表示,「一家企业威胁收回已归属的股权是极其恶劣和不寻常的」。然而,OpenAI 大多数前员工,对这样的霸王条款屈服了。而对于那些拒签的前雇员,公司采用了另一种手段 —— 前员工称之为「法律报复工具箱」,用法律手段给他们施加压力。并不是说,拒签之后取消了股权,而是直接禁止他们出售股权。OpenAI HR 发给离职员工邮件中威胁道:如果你有任何归属股权,并且你未按照公司政策的要求签署离职文件,包括 General Release,重要的是要明白,你将无法参与我们作为私人公司,可能发起 / 促成的未来投标事件或其他流动性机会。换句话说,要么签字,要么放弃出售股权的机会。OpenAI 的强硬政策在理解这点之前,我们需要弄清,在 OpenAI 拥有股权意味着什么?上市科技公司,比如谷歌,股权就是股票。员工的薪水部分,会以谷歌股票的形式支付。他们可以像任何股东一样,持有或出售这些股票。而对于在 OpenAI 这样的私营企业,也会授予员工一定的股权份额。(更常见的是,以低价购买公司所有权股份的期权)。但他们必须等待一个可以出售这些份额的机会,有时,这可能需要几年时间。一些大型私营企业有时会进行「要约收购」(tender offer),允许员工和前员工出售自己的股权。当然,OpenAI 也会举办此类活动,但具体细节是被严格保密的。而这次被曝光的,是 OpenAI 在以价值数百万美元股权,作为签署协议的条件。那些拒签这些协议的人,将会被排除在未来所有要约收购活动之外。的确如 Altman 在推文中所说,从技术上讲,他们并没有收回任何人已获得的股权份额。但这并不妨碍,OpenAI 利用签约作为条件,来剥夺员工变现股权的机会。Vox 联系了 OpenAI,询问他们是否曾经或计划使用这种策略来剥夺前雇员的股权。一位 OpenAI 的发言人表示,「通常来说,前雇员无论在哪里工作,都可以以相同的价格出售股权。我们预计这一点会改变。目前尚不清楚是谁授权告诉一名前雇员,如果他不签署文件,将无法参与未来的要约收购」。接受采访的前雇员们担心,无论 OpenAI 公开做出什么保证,公司的章程文件通常为 OpenAI 留有许多法律报复的途径。即便 OpenAI 现在否认会采取某些特定的手段,前员工们依旧不放心。除了不在 60 天内签署 General Release 既得股权消失的条款之外,OpenAI 文件还规定,由公司全权酌情决定,任何被公司解雇的员工可将其既得股权减至 0。另外,还有一些条款规定,哪些员工可以参与出售其股权的要约收购,OpenAI 拥有绝对的决定权。知情人士称,这些文件本应以构建安全和有益的 AGI 为首要任务,但实际上却设置了多种报复方式,针对那些批评公司的离职员工」。而这些文件,还有 Altman 亲笔签名。OpenAI 并没有回应有关 Altman 的公开声明,即他澄清自己并不知道文件中包括「回拨条款」(clawing back)的说法。以及,这些签署文件与爆料出条款之间的矛盾的问题。为什么这件事很重要OpenAI 一直以来,将自我定位为一个应该遵守更高标准的公司。它声称其独特的公司结构 —— 由非营利组织管理的营利公司 —— 可以让他们将变革性技术带给全世界,并确保这些技术「造福全人类」(正如其公司使命所言),而不仅仅是股东。OpenAI 的高层领导,曾多次强调他们对问责制、透明度和民主参与方面的责任。Altman 本人去年对国会表示,「我最担心的是我们 —— 这个领域、这项技术、这个行业 —— 对世界造成重大伤害」。尽管一直标榜自己崇高的理想主义,但 OpenAI 也经历了一些丑闻。去年 11 月,Altman 被 OpenAI 董事会解雇,闹得沸沸扬扬。董事会在声明中仅表示,Altman 未能始终如一地向董事会报告。这种草率的解雇立即引发了员工的强烈抗议,尤其是董事会未能提供任何解雇 CEO 更详细的解释.随后,Altman 将 Greg 等大多数员工集体加入微软。不过,经过多次反转最终他再次恢复原职,而大部分董事会成员随后辞职。当时,董事会的措辞 —— Altman 不够坦诚,依旧令人费解。但 6 个月后,我们似乎开始公开看到,导致董事会突然爆发内讧的根本问题。不过,OpenAI 仍然有纠正错误的机会,现在已经迈出了「万里长征」的第一步。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,OpenAI 告诉爆料记者,「我们正在识别并联系那些签署了标准离职协议(standard exit agreement)的前雇员,明确表示 OpenAI 没有,也不会取消他们的已有的股权,同时解除他们非贬低的义务(nondisparagement obligations)」。在一份更详细的声明中,OpenAI 表示:正如我们今天与员工分享的那样,我们正在对离职流程进行重要更新。即使员工没有签署离职文件,我们也从未也绝不会取消他们已获得的股权。我们正在从标准离职文件中删除非贬低条款,并且我们将解除前雇员的现有非贬低义务,除非非贬低条款是双向的。我们会将这一信息传达给前雇员。我们非常抱歉现在才更改这些条款;这不反映我们的价值观或我们想成为的公司。这比公司 5 月 18 日 Altman 的初步道歉,迈出了一大步。可以看到,OpenAI 正在采取的措施,并主动联系前雇员。但爆料者认为 OpenAI 在这方面的工作还远未完成。前雇员们觉得公司从多个角度对他们施加了压力,而 OpenAI 尚未表态对此完全做出改变。具体来说,OpenAI 应当承诺不会以是否签署某份文件或是否公开批评 OpenAI 为由,剥夺任何人出售股权的权利。此外,要完全解决这个问题,还需要 OpenAI 的诚实。爆料文件原文参考资料:https://x.com/KelseyTuoc/status/1793402040439476554https://www.vox.com/future-perfect/351132/openai-vested-equity-nda-sam-altman-documents-employees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新智元 (ID:AI_era)

来源:IT之家

相关推荐

暂无数据

评论 ( 0 )

aiaitool@163.com

扫一扫,备注来意

qrcode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