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AI工具库,国内AIGC产品探索者分享平台
注册
当前位置:首页

OpenAI 又一吹哨人离职!拉响安全警报,风险隐患实在太大

爱AI工具库 2024-05-26
7

OpenAI 离职潮中,又一研究员官宣离职,并且还发出了“警告”信息:Ilya 和 Jan Leike 的担忧正是我的担忧,还有一些额外的问题。我们需要做更多事来改进决策流程等基础性的事务,包括问责制、透明度、文档、策略执行、如何谨慎使用技术,以及减轻不平等、权利和环境影响的措施。主人公名叫 Gretchen Krueger(简称格姐),是 OpenAI 的 AI 策略研究员。她在 2019 年加入 OpenAI,参与过 GPT-4 和 DALL・E 2 的开发工作,还在 2020 年领导了 OpenAI 第一个全公司范围的“红队”测试。此番出走,除了提到 OpenAI 的决策透明度问题,她还隐约暗示:一般来说,科技公司剥夺那些寻求追究其责任的人的权力的方法之一,就是在那些提出担忧或挑战其权力的人之间制造分裂。我非常关心防止这种情况发生。算上 Ilya 和 Jan Leike,格姐已经是这个月第 3 位从 OpenAI 离开的安全相关人员 —— 她提交辞呈还是在 Ilya 和 Jan Leike 确认离职之前。本月第 3 位离职的 OpenAI 安全成员先来简单回顾整个事情。格姐是 OpenAI 的 AI 策略研究员,关于这个岗位的职责,有网友帮大家在评论区科普了。由于感受到 OpenAI 存在巨大安全风险,格姐于 5 月 14 日通知公司自己即将离职。在这之后,OpenAI 首席科学家 Ilya 正式宣布他将离开公司去追求“下一个计划”。紧随 Ilya 离职的,还有斥责 OpenAI“产品优先于安全”的超级对齐负责人 Jan Leike。那么,到底是什么风险使得格姐早就想跑呢?总结下来其实很简单,但也很关键:OpenAI 在安全问题决策上不够透明且缺乏对决策人的问责。(AI 透明度等)问题对所有人都很重要,它们影响着未来如何被规划、由谁来规划。我想强调的是,这些担忧不应该被误读为狭隘、投机或脱节的。它们并非如此。另外,格姐还特意提及了为了保留对 OpenAI 的批评权、放弃 85% 家庭资产的 OpenAI 前员工 Daniel Kokotajio,表示感谢他的勇气,使她有机会说出想说的。此前,OpenAI 被曝离职需签封口协议,“不签字就会影响股权”。这件事的最新进展由格姐的另一位前同事 Jacob Hilton 曝出:在 Vox 的深度调查发表之后,OpenAI 已经联系了前员工们,解除了此前签署的保密协议。回到安全的话题上,格姐还是给老东家保留了体面:OpenAI 仍在领导这些重要的工作。我也将继续对此保持关注和兴奋。不过格姐的出走,还是引发更多网友的好奇:当 Ilya 等人还在的时候,OpenAI 如何决定重大安全问题?当一批重要安全成员离开后,OpenAI 当前又如何决定安全问题?谁决定 OpenAI 的安全路线?在关注谁握有最终决策权之前,我们先来看看 OpenAI 的安全团队有哪些。从官网公布的信息来看,OpenAI 目前的安全团队主要分为三大块。超级对齐团队:拿出 20% 总算力,瞄准如何控制还不存在的超级智能Safety Systems 团队:专注于减少现有模型和产品(例如 ChatGPT)的滥用Preparedness 团队:绘制前沿模型的新兴风险首先,作为核心的超级对齐团队由 Ilya 和 Jan Leike 在 2023 年 7 月发起。结果不到 1 年,两位灵魂人物接连出走,超级团队分崩离析。其次,Safety Systems 成立于 2020 年,该团队下面有 4 个部门,包括安全工程团队、风险管理团队、监控与响应团队以及政策与合规团队。它曾负责了 GPT-3 和 GPT-4 的安全性评估。当初领导它的 Dario Amodei,后来离开 OpenAI 创办了 Anthropic。而且 Dario Amodei 之所以离职,原因恰恰在于想建立一个更可信的模型。最后,OpenAI 于 2023 年 10 月宣布建立 Preparedness 团队。该小组由麻省理工可部署机器学习中心主任 Aleksander Madry 领导,旨在“跟踪、预测和防范未来人工智能系统的危险”,包括从 AI“说服和欺骗”人类的能力(如网络钓鱼攻击),到恶意代码生成能力。目前该团队主要进行模型能力评估、评价和内部红队(即对模型进行渗透测试的攻击方)。说了这么多,但 ——不管 OpenAI 有多少安全团队,其风险评估的最终决策权仍掌握在领导层手中。宫斗风波之前,OpenAI 核心管理团队中共有四名成员:CEO Sam Altman、总裁 Greg Brockman、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、CTO Mira Murati。虽然一开始 Ilya 发动“宫变”让 Sam Altman 短暂下台,但很快奥特曼“熹妃回宫”,反而是 Ilya“消失”了 6 个月。且回归后的 Sam Altman 身边基本都是自己人了,包括最新顶替 Ilya 的 Jakub。不过关于安全问题的决策权,虽然领导层是决策者,但董事会拥有推翻决策的权利。目前 OpenAI 的董事会成员包括,Salesforce 共同首席执行官、董事会主席 Bret Taylor,经济学家 Larry Summers、Quora 首席执行官 Adam D’Angelo、前比尔及梅琳达・盖茨基金会 CEO Sue Desmond-Hellmann、前索尼娱乐总裁 Nicole Seligman、Instacart 首席执行官 Fidji Simo 以及奥特曼本人。参考链接:[1]https://x.com/GretchenMarina/status/1793403475260551517[2]https://futurism.com/the-byte/openai-cryptic-warning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量子位 (ID:QbitAI),作者:一水

来源:IT之家

相关推荐

暂无数据

评论 ( 0 )

aiaitool@163.com

扫一扫,备注来意

qrcode

回顶部